<var id="zvxzv"><video id="zvxzv"></video></var>
<var id="zvxzv"></var>
<menuitem id="zvxzv"><ruby id="zvxzv"></ruby></menuitem> <var id="zvxzv"><strike id="zvxzv"></strike></var><var id="zvxzv"><video id="zvxzv"></video></var>
<cite id="zvxzv"></cite>
<var id="zvxzv"></var>
<var id="zvxzv"><video id="zvxzv"></video></var><var id="zvxzv"><video id="zvxzv"></video></var>
<cite id="zvxzv"><video id="zvxzv"></video></cite>
<var id="zvxzv"></var>

英國談個脫歐協議,為什么這么難?

2019-11-11 19:18:07

倒霉的北愛爾蘭

“英國脫歐導致的任何經濟衰退都會對北愛爾蘭造成最嚴重的打擊?!?/p>

——英國工業聯合會北愛地區主席AngelaMcGowan

沃倫波因特(Warrenpoint)是英國北愛爾蘭最繁忙的港口城市之一。

在這里,每天有許多居民會穿過邊境,去愛爾蘭共和國的首府都柏林上班。船只在邊境線上來來往往,跨境貿易如火如荼。

去年,這個港口處理了360萬噸貨物,創下歷史最高記錄。

但當地居民卻開心不起來。因為這些貨物中,有一半來自與愛爾蘭共和國的雙邊貿易,其中相當一部分是為了防止英國脫歐后加增關稅而“透支”了未來的需求,俗稱提前囤貨。

如果英國脫歐后開征關稅,沃倫波因特與愛爾蘭的跨境貿易額可能會迅速萎縮。

不僅如此,當地公司為了避稅可能會直接遷到一線之隔的愛爾蘭境內,繼而引發產業、貿易、就業的連鎖負面反應。

這是整個北愛爾蘭共同困境的縮影——與英國其他地區相比,北愛爾蘭經濟的性質使其尤其容易受到英國退歐的潛在負面影響。

首先,北愛爾蘭本身經濟在英國就屬于“墊底”的,工資水平和生產率都很低,人均GDP排名倒數,貧困程度和失業率卻名列前茅。

其次,雖然北愛爾蘭是英國的一部分,但地理上,北愛卻與英國其他地區隔海相望,反倒是和愛爾蘭共和國接壤。

英國脫歐意味著北愛爾蘭與愛爾蘭共和國(仍屬于歐盟)之間的經濟往來不會再像之前那樣暢通無阻。

當英國未“脫歐”時,愛爾蘭共和國和英國北愛爾蘭的邊境只是一條尋常的歐盟內部成員國之間的邊界線,人員、貨物自由往來。

“脫歐”之后,這條約500公里長的邊境就變為“歐盟區與非歐盟區的邊界”,從而需要受到相應的監管。

——上海外國語大學英國研究中心副教授陳琦

但偏偏,北愛爾蘭的出口高度依賴歐盟市場,尤其是愛爾蘭共和國。此外,人口稀少的北愛爾蘭也很需要歐洲的勞動力:

北愛爾蘭52%的出口目的地是歐洲,其中38%出口到愛爾蘭共和國。

北愛爾蘭占英國陸地面積的近6%,但人口不到3%。北愛爾蘭7%的雇員出生在歐洲,其對歐洲勞動力的依賴程度僅次于倫敦。

其中,北愛爾蘭主要產業之一——農業食品行業(agri-foodsector)將受到最嚴重的打擊,原因是該行業依賴高度整合的跨境供應鏈和關稅保護。

在勞動力使用方面,2010年的一項評估發現,農業食品行業60%的雇員和90%的季節性雇員都是非英國籍。因此,任何限制勞動力自由流動的措施,都可能促使企業直接遷到愛爾蘭共和國境內(以便繼續獲得歐盟勞動力)。

出口也很不樂觀。歐盟是該行業最大的出口市場。北愛爾蘭每年賣給歐盟的食品飲料高達11.5億英鎊,其中7億英鎊與愛爾蘭共和國有關。

對北愛爾蘭農民來說,硬脫歐將是災難性的:歐盟的農業補助沒了,歐盟勞動力跑了,還要向歐盟多交很多關稅。

北愛爾蘭每年向愛爾蘭出口40萬只羊,一只羊的售價約為80-90英鎊,一旦硬脫歐,北愛爾蘭牧民將面臨每只羊35-40英鎊的關稅

乳業也是如此,一升牛奶的關稅將高達17-19便士,而售價僅為27便士。

這就是為什么在持續了三年多的脫歐談判拉鋸戰中,代表北愛爾蘭利益的DUP黨(DemocraticUnionistParty,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會這么“剛”,以至于一度成為談判中最硬的釘子。北愛爾蘭問題也成為脫歐談判一拖再拖、梅姨黯然下臺的重要原因。

當然了,英國保守黨在2017年失去多數地位,不得不爭取DUP的支持,也給了DUP談條件的底氣

最壞的可能性仍未遠離

北愛爾蘭問題如果得不到解決,協議就談不成;協議談不成,時限又到了,英國就得在沒有達成協議的情況下離開歐盟,也就是硬脫歐。

這一度是市場最壞的設想。

然而,10月17日,英國首相約翰遜在北愛問題上意外妥協1,英國政府與歐盟火速達成新版脫歐協議。

一周后,英國議會通過了新協議的二讀。歐盟也表態同意英國脫歐“大限”延期三個月,至2020年1月31日。

情形眼看就要好轉起來,但英國首相約翰遜卻借機將大選和脫歐“捆綁”在一起要挾議會,試圖一舉奪回保守黨在下議院的多數席位。這令硬脫歐風險又卷土重來。

硬脫歐究竟意味著什么?意味著在沒有脫歐協議或未來關系框架的情況下離開,給英國經濟帶來沉重一擊。

英國內閣辦公室10月公開發布了一份報告2,著重講述政府為應對硬脫歐所做的種種努力。盡管報告對風險輕描淡寫,但長達159頁的篇幅恰恰反映出英國政府如臨大敵的態度。

而此前泄露的一份機密報告可能是英國政府更為真實的想法。

黃鹀行動OperationYellowhammer

今年8月,多家英國媒體曝光了一份英國內閣辦公廳文件,代號為“黃鹀”的機密行動計劃浮出水面。

猶如平地驚雷,英國民眾炸鍋了。

文件顯示,如果英國在沒有協議的情況下退出歐盟,將面臨食品和燃料價格上漲、藥品供應中斷,主要交通口岸將出現擁堵,同時英國北愛爾蘭地區與愛爾蘭之間需要設置“硬邊界”3。

在英國政府看來,大部分英國人都沒有做好準備。

“公眾和商界對無協議脫歐的準備程度仍將維持在較低水平,原因是具體脫歐形式不明朗,沒有為第三方做準備提供具體情境?!?/p>

但法國已經準備好了。

“法國將從硬脫歐第一天起對英國商品實施歐盟強制控制,并已建立基礎設施和IT系統來管理和處理海關申報?!?/p>

“在硬脫歐的第一天,借助短海峽通行的50-85%的高速路車輛可能無法通過法國海關。貿易商準備不足,加上法國港口空間有限,可能會讓貨物通行效率降至目前水平的40-60%?!?/p>

按照英國政府預計,最嚴重的情況下,海峽交通阻塞可能會持續3個月之久,一輛重型貨車需要花1.5-2.5天才能通過海峽。

目光投向遠方,被西班牙拿捏的直布羅陀海峽的情況也不樂觀,貨物、藥品的過境時間都會延長。

海運承擔了英國95%的對外貿易運輸,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在貨運嚴重不暢的前提下:

藥品和醫療產品的供應將受到影響。而獸藥供應的減少、延遲或斷供還會增加疫情風險。

一些新鮮食品的供應也會減少。雖然不會出現大范圍的食品短缺,但食品的種類會減少,價格則會上漲。如果出現恐慌性購買,可能會導致或加劇食品供應的中斷。

水電等公共服務雖然不至于斷供,但民用電力的價格可能會大幅上漲。

貨運嚴重不暢、食品藥品短缺、公共秩序混亂,這份“爆炸性”文件描述的景象大大超出公眾預期,一時間輿論嘩然。

不久后,英國政府迫于壓力公開了文件,一共6頁,每一頁的頁眉都標注了“官方”“敏感”字樣。

盡管內容與媒體曝光版本幾乎完全一致,但官方披露的文件中,有一段被刻意涂黑:

根據媒體曝光,這份文件是對英國“無協議脫歐”所做準備作最全面評估,推測英國“無協議脫歐”后最可能出現的狀況,而非最壞情形。

但英國政府卻反復強調,這是最糟糕的情況,絕非“基礎情形”。

10月20日,黃鹀行動啟動,數百名公務員開始著手處理相關業務,為硬脫歐做準備。此時距離最后期限10月31日僅剩不到兩周時間。

10月28日,歐盟同意英國再次延期脫歐。英國政府隨即悄無聲息地暫停了黃鹀行動,臨時借調的公務員們陸續返回原先的工作崗位,一項耗資1億英鎊的廣告宣傳活動也暫停了。

但據英媒報道,消息人士稱,無協議計劃依然存在。

親歷者的爆料則給這場行動蒙上了一層陰謀論的色彩。

一位參與了黃鹀行動的英國公務員爆料,這份行動計劃只是一場秀,目的是通過對硬脫歐的實際感受進行彩排,恐嚇膽小的議員支持首相擬定的新版脫歐協議。而實際上,如果真的發生了硬脫歐,光靠黃鹀行動是遠遠不夠的,“能幫我們的就只有上帝了”。

在一些古老的傳說中,黃鹀的意象與魔鬼有關。據說它的舌頭上有一滴血,而蛋殼上錯綜復雜的紋路則隱藏著邪惡的訊息。

對英國經濟來說拖得越久越危險

“Uncertaintyistheonlycertaintythereisandlearningtolivewithinsecurityistheonlysecurity.”

——JohnAllenPaulos

在圍繞英國脫歐的各種分析中,一個詞被反復提及——“不確定性”?!安淮_定性”上升,英鎊就會下跌、黃金則趁勢上漲;反之亦然。

三年來,英國脫歐的最后日期一推再推4,從最初的2019年3月29日拖到了明年1月底。

今年三月,法國歐洲事務部長娜塔莉·盧瓦索表示,給自己的貓取名為“Brexit”(英國脫歐)。盧瓦索說她的貓每天早晨瘋狂喵叫,吵著要出門,但當門開了又在原地不動。

受到國際社會嘲諷事小,關鍵的是,英國經濟的方方面面均已受到不確定性的影響。

服務業占英國GDP比重超過70%。由于英國脫歐不確定性持續影響企業和消費者信心,服務業活動增長陷入停滯,10月訂單數量創6個月以來最大跌幅。

倫敦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也受到威脅。為了規避不確定性,截止目前,位于倫敦金融城的企業已經宣布的崗位遷移數量達7000個。如果脫歐后存在市場準入壁壘,英國金融業成本將大增。

英國汽車制造商和經銷商協會(SMMT)數據顯示,受脫歐不確定性和全球貿易緊張局勢影響,今年上半年英國汽車總產量同比下滑了近20%,出口總額也同比下滑了15.6%。截至6月份,英國汽車制造業已連續13個月負增長。

針對英國企業的一項調查估計,三年來,對英國脫歐的預期已經使得投資減少了約11%,英國的生產力下降了2%到5%。在那些更依賴與歐盟貿易和歐盟移民勞工的行業,不確定性通常更高。

IMF(InternationalMonetaryFund,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期,英國經濟將在2019年和2020年分別增長1.2%和1.4%。但這一預測的前提是,英國將有序脫歐,然后逐步過渡到新制度。

在歐盟宣布將脫歐deadline延遲至2020年1月底后,不少企業界人士表達了不滿。

對許多小企業來說,延期是一把雙刃劍——是的,他們避免了硬脫歐的損害,但他們也延長了不確定性,而實際上并沒有消除未來硬脫歐的可能性。

——英國小企業聯合會主席MikeCherry

英國不可能無限期地徘徊在退歐的邊緣。英國退歐的不確定性繼續對零售企業和目前存在的300萬個零售崗位造成影響。

——英國零售商協會首席執行官HelenDickinson

企業迫切希望看到監管協調、無摩擦的貿易和英國最重要的服務業方面的承諾,以保護英國經濟的長期發展。

——英國工業聯合會副理事長JoshHardie

復旦大學歐洲問題研究中心主任丁純曾對第一財經表示,英國脫歐走到現在的局面,就是理性的政治家在非完全理性地進行政治博弈。而這場博弈的溢出效應,遠比想象的不可控。

自公投以來,已經有多家公司宣布破產、裁員,或遷出英國,盡管有些公司表示相關決定與英國脫歐無關。金融業和汽車業首當其沖:

更麻煩的是,英國還面臨經常賬戶赤字率高企和卷入歐美貿易戰的窘境,令經濟的脆弱性進一步上升。

一般而言,本幣匯率走軟會有利于本國出口。但在英鎊持續疲軟的情況下,英國1至8月的傳統商品貿易逆差仍然擴大了28%。據IMF最新數據,英國經常賬戶赤字已經高達GDP的3.5%,到2024年還將繼續增加。

另一方面,在WTO(WorldTradeOrganization,世界貿易組織)今年10月初“大開綠燈”5之后,美國隨即表示,計劃從10月18日起對一系列歐盟輸美產品加征關稅,英國的許多商品首當其沖,包括豬肉、奶制品、蔬果、餅干、威士忌和羊毛產品等。

最慘的是蘇格蘭威士忌生產商。美國是蘇格蘭威士忌最大的單一市場。蘇格蘭每年對美出口總額為12億英鎊,其中,單一麥芽威士忌出口額高達3.7億英鎊。同時,生產威士忌的主要原料——春麥還是蘇格蘭最主要的農作物。

蘇格蘭政府曾表示,美國對威士忌等商品的關稅表明,英國無法通過與美國達成貿易協議來抵消英國退歐帶來的損害。

即便英國順利實現了脫歐,也很難脫離被夾在歐美中間左右為難的命運。

歐盟已經明確表示,正在醞釀對美國的反擊行動。屆時,英國將不得不決定是否和歐盟站在同一邊,對美國反征關稅。這將直接影響未來英美貿易協定的談判。

最重要的問題:未來市場會怎么走?

自從在脫歐公投當日暴跌千點后,英鎊一蹶不振。盡管也曾有過反彈,卻再也沒有回到過2016年6月的高點。

英鎊/美元月線圖

三年來,脫歐進程成為左右英鎊價值的翻云覆雨手。而如今,脫歐向何處去,要取決于英國大選的結果。

丹麥銀行認為,接下來有三種可能情形:

保守黨贏得多數席位,約翰遜順利實施脫歐協議,不確定性降低。但保守黨未必會支撐英鎊;

多個反對黨組成聯合政府,發動第二次公投,利多英鎊;

沒有任何黨派占據明顯多數,這種情況帶來的不確定性最高,很可能增加硬脫歐風險,對英鎊來說最為利空。

富國銀行則認為,反對黨聯合政府也可能因為內部分歧過大而導致談判進展緩慢,提升硬脫歐風險。

歐盟首席談判官巴尼耶10月30日公開“敲打”英國稱,如果英國國會沒有如期通過脫歐協議,將面臨1月底硬脫歐風險,且歐盟不會再批準英國的延長申請。此外,如果英國在2020年底的過渡期結束前還未與歐盟達成貿易協定,也不會有“加時”的可能。

硬幣的另一面

也有觀點認為,脫歐為英國提供了新的機遇。如果能夠把握好,則英國脫歐只會是短期干擾,而不是長期的系統性威脅。

同濟大學德國研究中心研究員周華指出,英國在脫離歐盟關稅同盟后,可以自由與非歐盟區國家簽署貿易協議,獲得在歐盟內時得不到的關稅減讓,這將使英國經濟“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注:

1約翰遜同意北愛爾蘭遵守歐盟單一市場的規則,盡管形式上北愛仍屬于英國關稅領土、可以被納入英國未來與其他國家和地區達成的關稅協議之中。

2No-DealReadinessReport,由英國內閣辦公室于2019年10月8日在英國政府官網首次公布。

3“硬邊界”,即在英國北愛爾蘭地區與愛爾蘭之間重新設置實體海關和邊防檢查設施。

42017年3月29日,英國引用《里斯本條約》第50條,正式啟動脫歐程序,與歐盟展開為期兩年談判。2019年3月21日,歐盟同意有條件延長英國脫歐期限至5月22日;三周后又再次批準延長至2019年10月31日。2019年10月28日,歐盟同意英國脫歐延三個月,到2020年1月31日。

52019年10月2日,WTO裁定,因歐盟國家政府非法給予空客補貼,授權美國可對每年最高75億美元價值的進口歐盟商品征收懲罰性關稅。美國隨即表示,計劃從10月18日起對一系列歐盟輸美產品加征關稅,英國的許多商品首當其沖


中國計劃生育 http://jhsyhfck.zjdata.net/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2020 興和信息社版權所有
pc群号qq